第三十七节长孙无忌

    云烨到唐朝已经七个月了,或许因环境,或许是因恐惧。他将自己的生活圈子缩的很小,除了军营,他没有到外面探险的心情。认识的人也全部与军队有关。李承乾是一个特例,他允许这位大唐太子殿下与自己亲密接触除了一些功利xìng因素,更多的是对这位悲情皇太子无限同情。立在面前的毕竟是一个孩子,还有很强的可塑xìng,出于对自己不幸的报复,他很想试一试改变李承乾的命运,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命运齿轮上的那只蝴蝶,煽起的气流能否在这个大唐世界掀起无人知晓的风暴。知道他人的命运让云烨有一丝高人一等的感觉,所以对历史上的伟大人物生不起多少敬意,比如说面前这位凌烟阁功臣第一的长孙无忌。

    “原来是长孙大人,下官无礼了,还请大人恕罪。”官小,年纪小,没办法,只有到处扮演磕头虫的份。长孙无忌扶住了要大礼参拜的云烨:“唉,你与冲儿相交莫逆,老夫听闻你们以兄弟相称,就托大唤你一声贤侄如何?”古代有了成年儿女就可称老夫,想想也是,十四五岁结婚,三十七八做爷爷如何当不起老夫二字?反正已经有两个伯伯,再多一个又如何?

    “伯伯抬爱了,小烨白衣出身蒙诸位长辈关爱,又与小冲,怀仁,处默相交,处处青眼相加,实在是小侄的福分,初涉人间就结交好友,小侄何其幸运,请受晚辈一拜。”来这一拜长孙冲应该在场,订交嘛,长孙冲应回礼才算礼成,可那?现在土牢受苦自然无法回礼。长孙无忌扶起云烨,笑呵呵地说:“年轻人相交是好事嘛,听闻你师从异人,又天资聪颖,出世短短半年就我大唐立下赫赫功勋,制盐,制器,改良冶铁之法,教授段体之术,让我大唐军士如虎添翼,就这些,已让老夫惊天人,不想,你竟培育出亩产五十石的奇粮,见到冲儿书信,老夫尚以是这逆子胡说八道,世上哪有如此庄稼,直到左武卫公函传递到凉州,老夫才知此事竟是真的,星夜快马加鞭赶到兰州,可惜,无缘得见祥瑞,诚是憾事。不过能见到贤侄也不枉老夫星夜百里啊。你与冲儿年级仿佛,当互相友爱,互诤友,老夫期盼着你们建功立业的一天。”云烨躬身称是。

    “来来来,随老夫进帐,好好说说这些事情的原委。”长孙无忌拉着云烨进帐,却见李承乾正在内侍的帮助下手忙脚乱的更衣梳头,见到这些,长孙无忌的脸拉了下来。李承乾顾不得梳头,连忙见礼:“外甥见过舅舅”。长孙无忌恭恭敬敬的回礼:“太子殿下多礼了,殿下在左武卫所作所臣已知晓,能与军士同甘苦,共患难,?州城不入,不独享安逸臣甚是欣慰。不知太子现在衣冠不整是何道理?”李承乾低头不语,羞愧难当,好不容易放纵一回就被舅舅抓个正着,不知如何回答。云烨在一边接话:“这全是小侄的错,小侄与太子打赌,看谁先做完五十个俯卧撑,不想太子殿下首次作此身法,故而全身狼藉,”长孙无忌很奇怪:“何俯卧撑?”“是一种基础的段体之术,可增强臂力,腰腹之力,心肺机能也会增强。请太子殿下给左武侯大将军演示一下。”李承乾很自觉的趴地上做了几个标准的俯卧撑

    “哦,原来如此,到时老夫错怪了,太子殿下勿怪。”任何聪明人都不会对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事物作出评价,因很容易出错,智者所不也,长孙无忌来就是聪明人的聪明人,当然不会再去追究太子何衣冠不整的小事了。不用云烨再多嘴,李承乾就把祥瑞的前因后果细述一遍,听的长孙无忌心cháo一波接一波的涌起。多年战乱耗尽了原大地的元气,虽然李二与群臣兢兢业业的打理这个国家,但是底子太薄,一时半刻改变不了国家依然贫困的事实,再加之李二毕竟得国不正,弑兄杀弟逼老父潜入**不再现世,自己登上皇位。这就给野心家一个绝好的造反借口,这次幼良造反就有息王的影子,这时急需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来平息弑兄杀弟的后果,云烨此时献上土豆无疑是最好的礼物,翻遍史书,历朝历代谁有过亩产五十石的粮食,这不是祥瑞,还有什么能称祥瑞?土豆的出世不但解决了粮食不足的忧虑,在政治层面上更加对李二有利,借此天降祥瑞的名头,可兵不血刃的平息国内的反动势力,借天之名行王霸之事。

    长孙无忌乐呵呵的走了,连儿子被老程关在土牢之事也不闻不问,仿佛那里面关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个陌生人。后来才弄明白,这满大唐敢把太子关进土牢的人只有程咬金一个,他连皇帝陛下都关过,在王世充手下当将军时在洛阳城下与还是亲王的李二作战,在困龙岭这个地方将李二牢牢围在一个石窟内整整两天,要不是秦琼带着程咬金反水,早就没有秦王百骑破窦建德十万大军的故事。再加之老程是一位真正的军人执行军法一丝不苟,在老程面前只要在军营,就没有什么太子,小兵,只有必须执行军令的士兵,犯了哪一条,就按哪一条执行,从无例外。难怪长孙无忌不去求情,再说不就关四天吗,没见老程的儿子也被关着,这情谁能求下来?

    长孙无忌根不担心老程的公正xìng,挟私报复可不是老程的一贯作风。既然被关起来那就一定又被关的道理,确定了土豆这个惊天祥瑞,他从未像现在一样对大唐的未来充满信心。大唐有睿智的君王,勇猛的将领,足智多谋的名臣,敢于效死的士兵,再有土豆补齐了最后的短板,没有理不出现景之治的盛世场面。只要一想到这,他激动的就想大声向全世界宣布,大唐盛世要来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