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八个妹妹的嫁妆

    李承乾痛并快乐着,十二年第一次感觉像个男子汉,**的痛苦竟然淹没不了心快意。自己睿智的父亲总是高高在上,他从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有过撒娇耍赖的经历,母亲不允许,先是秦王世子,必须有长子风范,不可大笑,不可大怒,不可哭泣,不可。。。。。。总之脸上只能有一种表情,那就是温尔雅处变不惊的淡笑,父亲打了胜仗,必须是这种笑容,表示一切都在掌握,父亲在外面影讯全无,必须是这种笑,表示对父亲无碍这种信念的强大信心。父亲杀了大伯和四叔,必须是这种笑容,表示对父亲的支持。后来父亲成了皇帝,自己就成了太子,人人都在夸赞太子的雅致,太子的仁孝,父皇满意,母后满意。只有夜深人静时李承乾才能望着低矮的帐帷幻想宫外的世界是如何jīng彩。听说程处默被别的纨绔揍了,程咬金带着开山斧连纨绔带纨绔父亲一起揍了一顿。然后被父皇处罚,别人都笑,李承乾没笑,他多么希望父皇能带着自己痛揍欺侮自己的那些叔伯家的兄弟,他知道父皇有这能力,伯伯和叔叔加起来也不是父皇的对手。可是父皇没有,只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杀光了他们,欺负过自己的,没欺负过自己的,全部杀光了,一个都没留。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自己只想痛揍他们一顿,没想杀光他们。

    今天不用胡思乱想了,脚疼,腿疼,屁股疼,腰疼,背疼胸口疼,疼痛像cháo水般涌过全身,他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愉快的呻吟。不用再装笑脸了,满棚子的人就没一个有笑脸的,惨叫声一个比一个大,脸也一个赛一个的难看。那个云烨的惨叫声一阵低沉,一阵高亢,居然很有韵律。李承乾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从找到了乐趣。

    牛魔王进来了,现场一下子静下来,一个个满脸坚贞不屈的表情,仿佛刚才嚎叫的是别人,和棚子里的任何人无关。老程笑呵呵的走进来,手里拿着四五条内裤,放在李承乾身边,示意亲兵给太子穿上。

    “叫啊,怎么不叫了,年纪轻轻的就吃不了一点苦,想当年,老夫随陛下在万军阵厮杀,受创无数,也没和你们一样叫的跟杀猪一样。太子年纪最小也没和你们一样丢人。”老程的夸奖让李承乾有些脸红,貌似刚才自己叫的声音一点也不比别人小。

    牛进达话音带着威胁:“老夫不管你是谁,太子殿下也好,小兵也好,训练完毕,你干什么老夫不管,要是耽误明rì训练,老夫有的是办法收拾,不信就试试。”

    这两老家伙一个白脸,一个红脸,一唱一和配合默契,老程捏捏这个,拍拍那个,一脸和气,转头还吩咐众人的夜宵准备丰富些。

    老牛大声给众亲兵打气:“揉的重些,对,把全身筋骨揉散,让这些养jīng处优的大少爷好好活活血。”

    待老程老牛心满意足的背着手走出木棚,里面的气氛才算回复正常,云烨继续惨叫,程处默继续哼哼,长孙冲在念诗,李承乾在看内裤。甚至还有人在唱歌。

    李承乾觉得内裤是个好东西,穿在身上透气舒爽,尤其是小兄弟不再受压迫。说到底,他还是很在乎小兄弟的成长。

    一个银质扁壶出现在李承乾面前,里面酒香扑鼻,他见识过皇宫里各式各样的美酒,却没有哪一种能与这壶媲美,就?甘冽,悠久,绵长。刚要喝,一只大手抢过酒壶,却是长孙冲,这家伙猛地喝一大口,顷刻间,红sè从脖子上往上爬,艰难的说声:“好酒。”咕咚一声栽倒地上,鼾声响起。这家伙醉了。李承乾知道长孙冲这是在替自己验酒,皇帝,皇后,太子,都有检验食物的侍从,因李承乾坚持撵走侍从,云烨冒冒失失的请李承乾喝酒,长孙冲出于好意抢过酒壶,先喝一口,表示此酒验过,可以喝,没想到这酒xìng烈异常,一口就被放翻。

    事实上,没人愿意和请皇帝,皇后,太子吃饭,哪怕是天大的荣耀。只要一想到出一点岔子就会全家甚至全族遭殃,更何况,这三位身就身处高危之地。所以只有皇帝请别人吃饭以示荣宠,很少有臣子请皇帝吃饭。太危险了,拍马屁方式多了,何必非要用这样最危险的方式。所以太子很好奇,只要没毒,别说是好酒,就是酒糟也要尝尝。好在长孙冲前车在前,李承乾小心地抿了一小口,一股辛辣的火线自口绵延入腹,而后酒气上升,如同长孙冲一般打个舒服的酒隔,头一埋睡去了。

    ?内侍慌慌张张的抬着太子回帐休息。云烨慢慢爬起来,两个小时的休息让体力恢复不少,看来锻炼时有效的,虽然还是拉不开程处默的硬弓,一般的一石弓拉开不成问题,只是不能shè箭,一开弓搭箭再松手,程序对,箭却不知飞到哪去了。所以云烨并不热衷于箭技的训练,这一直让牛进达耿耿于怀,连称烂泥扶不上墙。

    前几rì,实在受不了唐朝高档酒的折磨,云烨就和程处默偷了老程一大坛酒,躲在辎重营偷偷将这坛酒放在蒸锅里蒸得到四五十度的白酒五斤,尝过后程处默对云烨的事惊天人,只说自己这些年喝的都是什么,这些唐朝美酒在他眼里全变成了醪糟。按他的话来说;“除了蒸出来的美酒,其它的全是醪糟,也就只配当饮料下饭菜。。”

    长安来信让云烨一下子定下心来,自己与老祖宗长的奇像,这让他怀疑自己是否人品大爆发。还是纯粹的返祖现象。亲人找到,自己一下子有了一个nǎinǎi,三个姑姑,八个妹妹,七个孀居的婶婶,四个被退婚的姐姐,表婶,姨娘无数,这多少填补了他内心的孤独感。看到云老夫人殷殷期盼的信,云烨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孤独。小丫头童稚的语气,让人心怜爱顿生。

    他悄声地自语:“还是要活下去啊,老子还有八个妹妹等我给她们挣嫁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