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有难同当

    牛魔王最后的惩罚耗尽了云烨全身的体力,十五岁的身体在高强度的军事训练之下已经处于崩溃边缘,都少次摔倒都决定不再起来,可不知什么又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往前跑,腿已麻木,小腹抽搐,肺似乎已经着火,心脏就在嗓子边上,只要张嘴就会吐出来。难道自己有被虐倾向?往常看程咬金,牛进达和满营的军士就仿佛在玩一场逼真的游戏。摔倒疼痛是真的,流血是真的,汗水从下巴上往下流也是真的。一直希望通过超强度的训练来野蛮体魄,简单jīng神却做不到,记忆越来越清晰,从第一次记事起,到水源边哪次不因该的伸手。连早逝的父亲都音容宛在。越想忘记,就记忆得越牢,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传说死亡的yīn魂在奈何桥都要喝一碗孟婆汤忘却前世,云烨这条游魂省略这一过程,所以吃不香,睡不稳,笑不开怀,哭不伤心,也是咎自取。贼老天给你一部分,就要拿走一部分,这是何等的公平。这是云烨在跑完二十圈倒在地上像个哲人一般思考的事情。

    艰难的翻过身,眼望碧蓝的天空,云朵真的像棉花般洁白。如果不是脸前出现一个正太的面孔,云烨真想融入到蓝天白云。

    “云烨?”

    “李承乾?”

    “你知道孤?”

    “如果你不是陛下的儿子就不会孤。”有人发怒了,但不是李承乾,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李承乾似乎很兴奋,蹲在云烨头低头仔细打量。终于有一个和他用平等口气说话的人这让他很好奇。

    “这练兵之策是你想出来的?还有制盐,锻铁,父皇手里有一把兵家利器也是你造的?我这次就是来看看那亩产十五石的土豆,是真的吗?”这次他没有用孤这个词。

    “我现在只剩一口气了,太子殿下帮帮忙,往后让让,别挡着我欣赏蓝天白云。”

    “成乾别见怪,这小子累傻了。”李怀仁怕太子怪罪,连忙解释。

    “怀仁哥哥,你们好歹也是军官,怎么练得这吗惨?”李承乾没在意云烨的态度,父皇在自己来之前反复叮嘱过不得以势压人,再说,有事的人才能无视权贵,没事的才靠拍马溜须升官发财。从懂事起,这种教育遭受过无数遍。

    “殿下,让我休息一会再给详细解说是怎吗回事。”李怀仁也没力气说多余的话。这时几百名亲兵涌了上来,两人一位抬着众军官去后帐。

    李承乾跟了过去,只见一大排木桶热气腾腾,亲兵迅扒光各自主人的衣甲,只留一条短裤放进木桶,顿时各种奇声怪叫响起,水很烫,药材很足,活血化瘀的药材总有些刺激xìng,身上有伤口的就倒霉了,在被消毒的同时,里面盐水和药材一起进攻,让木桶里的人yù仙yù死。李承乾吓一跳,以进了杀猪场,在旁边军医的解释下弄明白了原因。眼希冀之sè更浓。云烨就在旁边木桶里,在怪声嚎叫的同时偷看李承乾,正常雄xìng对有强烈对抗xìng游戏多没有抵抗力,更何况李承乾自幼在高墙大院长大,虽然向往父辈刀光剑影的厮杀生涯,无奈却在妇人群长大,难免阳刚之气不足,今rì见两百名汉子在jīng疲力竭的情形下打的自己号称jīng锐的右率五百人屁滚尿流,早就心向往之,至于间的痛苦也就视而不见。男人四大铁云烨还是清楚的,既然没有一同piáojì的可能,那就一起扛枪吧。引诱李承乾piáojì会被他老爸砍头,但是引诱他参加训练想必李二陛下不会责怪。

    “殿下,特种兵训练可谓残酷难当,是对jīng神,**的一种升华,有化腐朽神奇的力量,只有人群里最坚韧,最优秀的军人才能坚持下来。而一旦坚持下来的人,在军可称兵王。遇袭不乱处变不惊,置死地而奋战,知必死而无畏。他们是杀戮的机器,只战场生存,胜利而无所不用其极。观殿下有一试之勇气,此气可鼓不可泄,明rì臣在演武场迎候太子殿下。”李承乾兴奋的手都有些发抖,完全无视周边众人怜悯的目光。

    李承乾有些后悔,但是有些晚了。牛魔王不是白叫的,新加入的十名右率强手,再加上太子殿下,被夹杂在大队之负重十里地跑圈,念在太子年幼,没加负重,身装备就过他喝一壶的,前面还不错,后面五里地简直是爬回来的,幸亏李怀仁,长孙冲念兄弟一场慢跑陪着,这才给了太子殿下一些信心。

    “我跑不动了,堂哥,表哥,你们不用陪我,要不然会害你们没饭吃。”远远见别人都开始吃饭了,自己还在跑圈,到底是孩子,愧疚之心还是有的。

    “说什么呢,留jīng神跑才是正经,你比小烨开始训练时强多了,它是硬爬回终点的,我们哥两第一次不比你好多少。”李承乾担心的嘲笑声没有,只有鼓励声,太子殿下陪自己训练,现在还累的不chéngrén形,昨rì打架的一点不满早就烟消云散。齐齐站在跑道旁太子加油鼓劲。当李承乾终于爬到终点,就被众人欢呼着抬起抛到空,齐齐喝彩。李承乾那受得了这个,虽然是最后一个回到终点,毕竟完成了今天的训练,证明他有资格参加训练,在大家的欢呼声里,眼泪鼻涕横流,这是他第一次靠自己的力量获得别人的承认,而不是靠父亲的威名。起落?程咬金,牛进达诸位将军含笑颌首,骄傲之情顿生,今天我是最后一名,将来我一定会成第一名。

    大口吞咽着饭菜,往常不屑一顾的饭食今天味美异常。大运动量后补充蛋白质云烨早就交代过,煮的稀烂的牛羊肉就成了必需品。反正缴获的牛羊甚多,足够这些人放开肚皮猛吃。李承乾彻底明白昨rì他们什么吃相如此难看。相信自己此时的形象不会好到哪去。

    被脱了个jīng光,他没有短裤,光屁股被泡进木桶,和大家一起放声惨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