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群殴

    就在众人分抢食物的时候,一队身着光明铠的威武骑士进入左武卫大营,穿过层层营帐来到演武场边等待大将军召见。这些来自京师太子右率的骑兵在大营东张西望,正好看到百多号泥人在抢食物,尤其看到刘家老三捧起汤罐喝汤底的样子有些滑稽,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木棚底下吃饭的众军士齐齐怒目而视,这些家伙似乎有恃无恐依然大笑不已,甚至指指点点众人身上脸上的泥污,尤其看到前几rì因爬火被烧掉头发的李孝恭次子李怀仁,更是笑得直不起腰。从来只有自己笑别人,哪有被别人嘲笑的道理,李怀仁顺手抄起饭碗甩手就扣在笑得最夸张的一个家伙脸上,顿时那家伙满脸鲜血嚎叫着扑了上来,嘴里还叫:“一群泥腿子敢打爷爷,知道爷爷是谁吗?”这下怀了,这里全是功勋之后,大家之子。一听到这些自称是爷爷的家伙哪里还忍得住,于是漫天的碗碟飞舞。也不知是谁喊了声:“cāo死他们”。一拥而上拳脚飞舞,惨叫连连,还好都知道在军持械斗殴乃是死罪,统统扔下武器,两百人对殴五百人,左武卫五人一组成锋矢状直插太子右率,锋矢无不是身强力壮之辈,身手大开大阖,只管前冲,左右俩人紧随当先之人在小范围形成以多打少之势。后两人面向两侧护卫前面三人后背不给敌人偷袭之便。一时间演武场尘土飞扬,喊杀之声不绝于耳,云烨藏在程处默身后,不时偷袭一下敌人的下三路,他刚才偷偷藏起一把敲骨头的小锤,一斤重的小锤无论敲在什么地方,敌人无不倒地惨叫,更何况云烨主要照顾两腿之间,者捂着裆部眼泪鼻涕横流,惨叫连绵而悠长,瞧的身后与敌作战的裴家老小不自觉的加紧双腿,发誓以后绝不与云烨单打独斗,太危险了。

    战斗只持续了半个时辰,近五百名太子右率官兵躺在地上唉声不绝,更有几位惨叫的比别人更大声,让见着伤心,闻者落泪。左武卫两百jīng卒也伤者众多,只是被战友搀扶不倒,咬着牙不出声,见战局已定,云烨第一时间就把小铁锤抛到水坑里毁尸灭迹。

    场边程咬金,牛进达和一众老将簇拥着一位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年在旁边观战,那少年头戴紫金冠,身着黄sè衣袍,脚下蹬一双鹿皮战靴。老程似乎对少年极尊敬,矮下身对少年低声解释战局变化,少年也不停点头示意。牛进达见战况平息,瞪着牛眼从队前瞧到队尾,嘴里啧啧有声,似乎在赞叹,又像在讽刺。众人被牛魔王瞧的心头如小鹿乱撞,不知牛魔王要怎样处罚自己。

    “出息啊,两百打五百啊,啧啧,拳拳到肉,脚脚见血,打自己人都这么用力,不知将来打突厥会不会拉稀?谁带的头?程处默?云烨?李怀仁?还是刘进武?告诉老夫,就只罚他一人,如果不说那就全体受罚,这回老夫琢磨了一个新法子,不打不骂,只把你一人关进小黑屋,时间不长,三天足矣。怎麽样?老夫仁慈吧。以后不要背地里喊老夫牛魔王,这是你们这些小子考虑呢,怕伤了jīng骨。来,告诉老夫。”

    别人不知道禁闭的厉害,云烨怎能不知,三天能自己爬出来的都他娘的是好汉。见李怀仁要站出来,云烨悄悄抓了他一下,李怀仁见云烨朝自己摇头就不再往外走,这两百人间就云烨清楚训练,惩罚是怎么回事,牛魔王软声软气说话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牛魔王会慈悲母猪都会上树。这可是云烨的名言,多次被证明是金科玉律,想必这次也不例外。

    “没人站出来?那就是打算全体受罚了?刚跑完十里地两百人就干翻五百人看来力气没被榨干呀,全体都有,绕演武场跑二十圈,”

    众人有气无力的道声:“诺”就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的开始跑步。李怀仁凑到云烨身边问云烨:“小烨,牛魔王不是说只罚关小黑屋吗,哥哥一个人背下来,也好过全体跑圈啊。”云烨怜悯地看了李怀仁一眼:“相信小弟,这三天你绝对熬不下来,到时你宁可挨五十大板也不想坐小黑屋,你不知道,禁闭超过七天就会出人命。再说,咱哥们都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把你送出去,我们只会被罚的更重,连兄弟都不保护的军队,那不是军队是乌合之众。”旁边的众兄弟齐齐点头。只有李怀仁觉得关三天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明白小烨什么会说的这么严重。

    见左武卫诸人在跑圈,那少年站到倒了一地的右率面前,小脸涨的通红,自己的队伍五百人打不过两百jīng疲力尽的左武卫兵卒,这让自己堂堂太子脸面往哪搁。再看看还在轰隆轰隆跑步的兵卒,再看看趴地上哀号的右率,举起皮鞭没头没脸就往下抽,右率将领也拳打脚踢好不容易把这些伤兵从地上赶起来,站成方队。

    “汝等何与左武卫士卒斗殴?是谁带的头?给孤站出来,”话音刚落,一个满脸鲜血的军官就连滚带爬的出来。

    “太子殿下,可要属下做主,属下只是站在这里见那群粗胚在抢饭就笑了几声,他们那个秃头就拿碗砸在属下脸上,还辱骂属下,一介平民敢如此放肆,请殿下斩此刁民以儆效尤。”

    老程在旁边比小肉不笑的接话:“俺老程军营之只有兄弟,没有所谓的刁民,就是陛下统领左武卫时也没见处置过一个刁民,只惩罚过范律的兵卒,不知刁民从何说起?请殿下明断,军比武是常事,小小伤痛在所难免,还请殿下从轻发落。”

    “程叔叔多虑了,是大唐名将征战沙场杀敌无数,孤怎敢对不敬,此次出京父皇一再叮嘱要孤多向叔叔讨教统军心得,就在刚才两百疲兵尚打得五百右率骄兵落花流水,可见叔叔麾下皆是虎狼之士。请叔叔不吝赐教。至于小小冲突是右率无礼在先,既然左武卫士卒已然受罚,公平起见,尚请牛叔叔整肃右率军法。”

    牛进达面无表情来到告状的军官面前,厌恶的拍拍他的头说:“你若在老夫军,这可六阳魁首早就喂了狗,五百人打两百人被人家全歼还有脸告状,在军强者尊,哪怕是火头军打败你,那火头军就比你高贵。大唐能统一天下就是凭借着强横的武力将多少草头王斩尽杀绝,不是靠告状。再说,你口口声声说的刁民恐怕太子殿下都要叫一声堂哥。”太子听到这里啊了一声。看向程咬金。老程解释:“那位是你王叔李孝恭的次子。”

    “那岂不是怀仁哥哥,”太子实在不能把刚才那个满身泥浆的秃头兵卒和一向风度翩翩的堂哥联想到一起。

    “不止他一人,你表哥长孙冲,还有犬子处默,刘家老三,裴家老小,平安县男云烨,满京城豪门大姓都能找着。”

    太子看着泥人一般的左武卫军卒,有些发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