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苦难

    云老夫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孙女,坐着程家的马车在护卫的簇拥下赎回云家卖给别家做婢女的其余六个小女孩,每见一个平安赎回,老夫人脸上笑容就多一分,直到六个全部回来老夫人就已经高兴的见牙不见眼,抱抱这个,亲亲那个,这些全是她的心头肉,检验孩子有没有受伤,受罪,有受伤的就咒骂主家没人xìng,有受罪的就抱着孩子流一阵泪,见八个心爱的孙女全围在身边抱着点心猛啃时,就觉得以前所有的苦难都不算什么了。这是大伯家的外孙女,这是小叔家的,尽管都是外孙女,都是被女儿夫家不要的所谓丧门星,最大不过十二岁,最小才七岁,全都长得瘦瘦小小,头发黄黄,老夫人却觉得全是天仙下凡。

    “外婆,不会再把小南送到张家了吧,他家小少爷老打我,还让狗追我,我怕。”老夫人撩起小南裙子,柴棒一样的腿上全是伤疤,心痛的像刀割一样。程东来就已经怒火熊熊听到这话放下横刀大步走到张家紧闭的大门前,举起门前磨盘上的碾子,这碾子足有三百斤在程东手上却显得轻飘飘的,双臂用力碾子砸向黑黝黝的大门,只听轰隆一声响,两扇大门齐齐碎裂。门后躲藏的张家人屁滚尿流的往后宅跑,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胖子带着一条夹着尾巴的黑狗就要往屋里钻。程东赶前一步拎住小胖子的衣领随手一甩,小胖子一个漂亮的狗啃地砸在地上,满嘴的牙掉得七七八八,一个胖大的妇人哀嚎一声窜出来,抱住小胖子指着程东尖叫:“光天化rì之下就敢伤人,你就不怕王法吗?”程东慢条斯理的抓住黑狗,单手一用劲黑狗抽出两下就不动了。看黑狗死了,这才转身对着这对母子,一看到程东转身,小胖子顿时止住哭声,满嘴鲜血扎进母亲怀里一声都不敢吭。或许母xìng能给了这妇人胆量,紧紧抱住儿子大声喊救命。一个四十余岁的年人跑出来趴地上不停磕头,希望程东能绕过自己全家。

    “饶过你某家还没这个资格,待爵爷从陇右军返回,你会知道王法是怎么回事。”程东说完跨过年人的身子出了院子。老夫人抱着小南就站在大门口看着程东惩罚小胖子,小南满脸笑容,小拳头捏的紧紧的。

    “小小姐,你看,欺负你的胖子被小的打掉了牙,咬你的黑狗也被小的捏死了,一会儿回去小的就剥了它的皮留给小小姐当褥子,肉就赏给小的炖了吃如何?”到小南面前程东满脸谄媚之sè,虽然小南,老夫人还是满身破衣阑珊,程东却不敢有丝毫不敬,别人不知以程家在帮云家以恩人自居,程东自幼就随老程东征西讨,太明白自家老爷的xìng子,自云爵爷出现,老爷就高看一眼,现在发展到与子侄一般,眼见爵爷种种神奇,rì后青云直上是应有之义啊,现在不讨好老太太更待何时。

    “大叔真厉害,你是我哥哥派来的吗?哥哥比你还厉害吗?”程东当然不会说你哥哥是左武卫之耻,连弓都拉不开,更不要说打架了。可看着小女孩希望的眼睛只有违心的说:“当然,要不然万岁爷怎么会封你哥哥当爵爷。”

    小女孩听到这话,从老夫人怀里溜下来蹬蹬的跑道姐妹间去告诉她们自己哥哥是何等的厉害,今后再也不用怕被别人欺负了。见孩子们欢声一片,老夫人对程东施礼道谢,程东连说不敢,对老夫人说;‘老夫人未见过我家爵爷,年方十五岁的少年英杰某家还见过几位,但与爵爷相比都微不足道,老夫人暂且放心,云家有爵爷在兴旺发达指rì可待。过几rì某家就要返回陇右,不知老夫人可有话要带到爵爷处。”老夫人谢过程东,请他临走前一天到到封地取信。

    老夫人谢绝了程裴氏邀请全家到程府居住地要求,而是带着云家妇孺四十三口来到南山脚下的云氏封地,百骑司多方打探也只找到四十三口,其余人等竟杳无音讯,只好据此上奏,李二陛下下旨抚慰了云氏族人,长孙皇后赐下钱帛。程夫人依约送来两千贯铜钱,并带来五十名男女家仆以使用,于身体虚弱,伤病者多,特地请来名医这些妇孺调养身体。

    云烨张大嘴巴拼命呼吸,旁边程处默,后面刘家老三葛家老二裴家老小也是如此,在水里摒住呼吸一百之数这根不是他娘的人遭的罪,不到时间谁抬头脑袋上就会挨一棒子,持棒的都是高手知道怎吗把人打疼还不打伤,你要快数完也就算了弟兄们还能撑住,可***数数的混蛋故意数错,好不容易熬到八十,可下来就成了四十一,不敢意见,谁谁挨揍。云烨觉得自己就像打地鼠游戏里的地鼠,脑袋被打的满是包,想昏过去却偏偏没半点要昏迷的迹象。整整两个月啊,地狱式训练让两百个倒霉蛋生不如死,还都是功勋之后,大户子弟。来只有一百人,加上云烨这个倒霉蛋也就一百零一人。谁知长孙无忌从那听到消息,硬硬又塞进一百个。老程来大怒,不愿让长孙占便宜,不想被长孙拖进帅帐,不知说了什么,还是干了什么。两人出帐时都眉花眼笑,老程痛快的答应了长孙的要求。不知老程战了什么便宜没分给云烨一丝一毫,让云烨从心底鄙视这两个老玻璃。

    刚回过气,全身湿漉漉的爬上岸,仿照云烨背包用牛皮缝制的行军包就摔在眼前,不用说,里面装满了沙子,还是泡过水的湿沙子,五公里负重越野开始了,了晚餐,每个人都拼命调整身体背起包包,往营地跑去。

    云烨被程处默抓着胳膊跌跌撞撞的冲过终点,俩人就扔掉背包,连滚带爬的冲向饭桌,也不管手是否干净,抓起饼就往嘴里塞,先不管菜,先填饱肚子是正理。不光是他俩,凡是到达终点的汉子都一个模样,再没有平rì所谓的贵族风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