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李二的决定

    “他何要把种子卖给陛下而不是献给陛下?他难道不明白一个献,一个卖,这两者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吗?他云家固然缺钱,有程知节在,应该没有燃眉之急,何急不可耐的将铜臭之物挂在嘴边?献给陛下难道说就没有赏赐吗?纵然是贤人高第,初来乍到就急切的表示与陛下之间只有交易而无情谊,所何来?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将自己的立场在第一次与陛下打交道时就明确表达出来,恐怕另有所图吧。臣妾对这个少年十分好奇,期待着与他相见。”长孙皇后对李二陛下手把玩的军刺视而不见,对百炼钢炼制的新方法充耳不闻,独独抓住一个卖字大做。她与李二少年夫妻,相濡以沫十五年早就相知甚深。李二不好开口的话,她可以说,李二不好出的疑问她可以。纵然是夫妻间密谈也是如此。

    皇帝手转动的军刺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后又快转动,稍息他又稳稳握住手柄,从怀里掏出手帕擦拭刃口,待到整把军刺擦拭的一尘不染就用手帕包好,放回木匣,将木匣放置在龙案之上才对皇后说:“古人有白衣傲王侯之说,有些事的人对礼教总是有些抵触的,云烨此子自幼与老师相依命,多少都会沾染一些出尘之气,与人世间格格不入也是有的,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孩子而已,皇后多虑了。牛进达将云烨身世呈报与朕显然是想让朕抚慰云氏族人,恩出于上,希望朕通过云氏族人施恩于云烨结纳其心,好让贤才朕所用,倒也用了一些心思。也罢,知节,牛进达的脸面还是要给的。来人!”

    手执拂尘的黄门应声而至,躬身等待皇帝吩咐。

    “命百骑司收纳云氏族人,不可遗漏一人,不论她们身在何处,奴籍者即刻解除,贱籍者抬等,全部送往平安县男封地,命工部营造监以伯爵制建造平安县男府祗,一应钱粮内府库支应,元rì以前必须完工。”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cháo阳路八千,一言可定兴废者,皇帝也。韩愈的悲剧云烨没有遇到,于工期紧,任务重,工部营造监迅组织工匠和一应建材,三天后五百人的建造团队入驻平安县男封地,在众说纷纭开始建造云府。

    云何氏今年已经六十一岁了,蓝sè麻布包裹着斑白的头发,坐在四面漏风的茅屋内赶织着新的一批麻布。大丫和二丫的衣服已破旧不堪,如不能在冬天来临之前挣到足够的粮食,这两个瘦弱的孩子就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昨晚一夜的cāo劳让这个年老的妇人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剪去织出的麻结,叹口气,到底是年老不用了,眼神越发不济了,才结的麻线又断了。老妇揉揉酸痛的肩膀,望着木台上的牌位缓缓站起来,解下头巾一一拂去牌位上的浮尘。云家男丁都在这了,她还清楚的记得往rì云家大宅的欢闹。一夜间天塌了,自己的公爹,丈夫,大伯,小叔,匍匐在地,殷红的鲜血遍地流淌,大儿子哀嚎着在鲜血里翻滚,胸口长长的刀痕喷涌着血液,自己用手怎麽也堵不住,眼见着儿子悄无声息的一动不动。云何氏想到这心口仍然痛如刀绞,眼已没有泪水,这些年已经哭干了,三家只留下断腿的幼子,可惜只留下两个年幼的小孙女就离开人世。噩梦还没做完,嫁出去的女儿也被夫家休妻,若非还有年幼的孙女靠自己养活,云何氏早就不想活下去了,早就想离开这个残酷的世界。没有传宗接代的希望,女孩没有人家肯要,哪怕在新朝,丧门星就是云家所有妇人的代称。蓝田这个祖宗留下的产业这些年也被官家,大户,佃农侵占的所剩无几,没有人同情云家,没有人想娶云家女儿,连官家也对云家的遭遇充耳不闻,因云家是叛匪,叛贼就是叛贼,不管是前朝还是今朝。可怜的云家女只能奴婢,自降身份歌姬。

    “nǎinǎi,我饿了,”一声诺诺的童音把云何氏从长长的回忆惊醒。大丫二丫抱着自己的腿睁着乌亮的大眼睛望着自己。云何氏忽然觉得又充满力量,是啊,还有两个小不点要靠自己呢。

    俯身环住两个瘦弱的小身子,心底全是心酸,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两个小不点抚养chéngrén,算命先生说过,这两个孩子是天生的富贵命,再多的苦总有吃完的时候,再难的坎总有过去的时候,我云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凭什么要一辈辈受这样的苦难?

    苍天冥冥似有安排,在云何氏正在向苍天祈求能再活几年好让自己把两个孩子抚养长大时,一队健硕的骑士簇拥着一辆双马驾驭的马车从村口向云家驶来。马车停在云何氏门口,一个青衣老仆双手捧着拜帖叩响云家破败的柴门。

    云何氏听到敲门声,不知是何人,因没有人会敲云家的大门,一般都是直接闯进家,放下手的柴火,领着孙女来到门外。

    “老奴奉家主之命叩见云老夫人,”老仆说完双手奉上拜帖。

    云何氏已经有十五六年没接过拜帖了,上次有人投贴拜见还是公爹,丈夫健在的时候。疑惑的打开帖子见上面写着程门裴氏,落款是卢国公府。云何氏大惊,国公府缘何给自己一个孤老婆子行拜帖,刚要说送错帖子了,却见一个满头珠翠的妇人从马车上下来,来到云何氏面前幅身一礼:“妾身程裴氏给云老夫人见礼。”

    云何氏惊讶的合不拢嘴,却见那程裴氏从衣袖里掏出一面木牌对云何氏说:“老夫人可知者是何物?”

    一面一寸长,半寸宽,一分厚的桃木牌出现在云何氏面前,云何氏抓住木牌,翻开看,只见上面写着;云氏男,烨。云何氏攥着木牌放声大哭。

    ;